713

红茶配狗,天长地久/每天都想太阳咕哒男/尼禄厨/绝赞备考中,文一定不会坑ᕙノ•̀ʖ•́ノ୨

摘纪录:

小时候从三级台阶一跃而下就能得到快乐,长大了需要八楼。
——长山崎下


感谢推荐

hhhhhh卧槽几皮和石家庄人hhhhhh好多年没看过玛丽苏了……噗哈哈哈哈哈我得再笑会儿

迟陌迟陌子:

这位s太太真的承包了我三天的快乐,必须推荐给大家认识。

不是我自矜,我的文笔和剧情能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文手.jpg

作为被您碾压的百分之九十的年龄不到二十看没用名著的白话文流水账垃圾写手并且不被您喜欢,真是不胜惶恐呢。

知念_绝赞摸鱼中:

《合志招募竟遇见瓜王,超越九成文手(自称)的神秘大佬参本被拒究竟为哪般?》

……好吧这其实是集团队智慧结晶而成最后由我,一个和太太相比简直微不足道的小透明代发的一篇吐(guà)槽(rén)(。)

今天我们的主角,是一位自称“除了h在剧情文笔方面觉得自己可以超过90%文手”的S太太。

注:这是一份越长越大的瓜,涉及圈子主要但不限于Fate,请各位看官用心品味。


【摘要】

·夺牛记算什么东西?

·理工科初高中语文大佬参本被拒为哪般?

·自称能超越百分之九十文手,大纲却被打回四次,究竟是何原因?

·立誓不删的吐槽,转头就设成仅自己可见还狂删评论,究竟是脸皮太薄还是自尊心太强?

——今夜,让我们走进大佬内心,一起了解大佬创作背后的秘密。


【目录】

P1:风靡全圈的“小库哥哥”究竟是何来头?

P2:为何太太大纲屡屡被拒还自信满满?

P3:初高中语文成绩相当优异的太太对我们这群渣渣的吐槽;

P4:评论混战(创作团队VS太太和太太的小粉丝们);

P5:理性分析太太的反玛丽苏大作(上);

P6:理性分析太太的反玛丽苏大作(下);

P7:太太的其他出色事迹;

P8:罗列太太其余精彩语录,表情包汇总,总结陈辞;

P9:针对之前被误伤的太太的道歉声明

————————————————

7月21日b萌海选库丘林参战,希望各位走过路过吃瓜的太太们投他一票!您的一票很可能拯救一个幸运E的Servant!!!谢谢!!!


【广义枪弓|狂王弓】《荆棘花冠》5

Chapter.5 〔浸血之匙〕
————————————
『笼中兽失了枷锁
     要把血和火烧灼
     莫让那灯光熄灭
     百年的戏这才迟迟开幕  』
  ——————————————
    马蹄声越来越近,Archer的肌肉也越绷越紧,他随时等待着一跃而起,将手中箭矢射出。
  “要来了。”他暗道,紧紧盯着那名领头的紫发女人,弓在弦上,弦几乎拉满,微微颤抖着。
  “刷——”突然,一只红枪突然直直向他飞来,速度快得几乎成为一只红色流星。Archer一个侧身,枪尖擦过他的脖子插进树干里,他感到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
  他皱了皱眉头,低声吟唱了一句,霎时间千百只剑突然出现在军队四周,将他们团团围住。
   Archer举起手往下一挥,剑雨从天而降,铁器碰撞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他趁机转身飞快地朝树林深处逃去。
  “那些杂鱼兵不成问题,但是那个蒙面女人的枪不容小窥,要赶紧藏起来。”Archer想着,加快了脚步。
  而那边烟尘散去,士兵尸体横七竖八倒在路上,却不见血液,只见他们身体慢慢风化,化为灰烬,被一阵大风刮得灰飞烟灭。
   蒙面女人一手持着一柄赤色长枪,紫色长发随风飞扬,她毫发无损地坐在马上,收起长枪,举起手指在空气中画出一行奇怪的发光符文,接着符文变化成了五只相套的圆形法阵,她把手伸进法阵里,消失了。
  Archer一边跳跃一边奔跑,突然一个红点出现在眼前,他猛得刹车,枪尖抵住了他的鼻尖。
  “反应不错。”蒙面女人手持长枪直直向他刺来,Archer飞身一闪,被削去了鬓边的银发。
   他的动作显得不如先前灵活了,那阵剑雨消耗了他太多体力。Archer手中幻化出黑白双刀,迎上了刺来的长枪。
   “你连徒弟都打不过,还想打过师傅吗?”女人从面具下发出一声轻笑,“看在你把我那蠢徒弟养的不错的份上……”她一发力,枪尖挑开刀刃噗嗤一声没入Archer的左胸口,“……我暂时就不在这取你心脏了。”
   Archer钢色瞳孔因突如其来的痛楚猛得一缩,接着一股铁锈味自舌根蔓延开,女人不容他说话,食指在他额头一点,Archer便昏死过去,鲜血从他嘴角滴落,掉在泥土里,竟长出一株小苗。女人瞄了一眼小苗,拎起Archer跳进法阵中消失了。
   与此同时,在家中百无聊赖打着瞌睡的狂王突然感到心口一阵刺痛,他猛得站起,握紧手中的红枪,想也没想便冲了出去。
  他早已经没了心跳的,如今那个地方却疼得厉害,闷得他喘不过来气。“Emiya……”狂王血色的兽瞳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突然前方出现一只狂奔的马,远远得他便认出那匹熟悉的白马,同时一眼看到了趴在马上的红衣女孩子。
   “狂王!”凛大喊道,“Archer有危险!”
    狂王此时如同被黑雾笼罩的刹鬼,双眼像燃烧的业火,仿佛只要和他对视,就会瞬间化为灰烬。
  这个如同野兽一般的男人,不知为何,凛却觉得他有种大哥般的安心感,莫名地觉得Archer和他在一起是绝对安全的。“快上马,我能追踪到Archer的位置。”她气喘吁吁地说道,“虽然很微弱但我能感觉到他,他现在状态很糟。”
“死没。”狂王的脸此时完全遮在兜帽的阴影下,声音异常冰冷。
“现在暂时还没,我还能看到另一个模糊的影子,好像是个紫发持枪的女人。”
狂王突然抬起血红的眼睛盯住她:“确定?”
凛被狂王的眼神吓了一跳,那仿佛是一只被激怒的嗜血野兽,随时准备冲出囚笼大开杀戒。
  “斯卡哈……”还没等凛回答,狂王便把她拎着夹在胳膊底下冲了出去。
   凛只感觉万物都在飞速倒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艰难地开口道:“那结界怎么办?”
   狂王眼也不眨,盯着前方道:“挡我路的,全都要死。”
   眼见就到了森林边界,狂王像是没看到似的依旧高速行动,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就这样直直地冲了出去,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他把枪插在地上猛得站住:“这里就可以设法阵空间跳转了,小姑娘,借你血一用。”
   凛缓了口气,点点头,拿出一把小小的尾端嵌着宝石的匕首,咬着下唇划开手指,鲜血流出并漂浮起来,形成了一个圆形法阵。
  “你呆在这。”话音刚落凛只感觉红色披风滑过鼻尖,她下意识闭上眼,睁开时面前法阵和狂王都一起消失了。
  她攥紧拳头,然后又松开,叹了口气喃喃道:“真的是很着急啊……拜托了。”
“困了百年的野兽,又回到百年前的样子。”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凛,你又乱跑了。”
  凛咬了咬牙,看也没看就把沾着血的匕首朝声音的方向砸了过去。
  一个神父模样的卷发男人慢悠悠地走近她,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把匕首递向她:“一切皆是主的旨意,我们只需等待。”
  “结界的事是你搞的鬼吧?!”凛瞪了他一眼一把夺过匕首,“你这个外道神父。”
  “结界是我打开的。”言峰绮礼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切嗣啊,最后还是没能如你所愿,哈哈哈哈……”
  凛决定不去理他,正打算跟去,言峰绮礼又开口了,语气恢复了严肃和麻木:“我被尊师临终嘱托要照顾好你,你跟着我在这等吧,他们会回来的。”
  凛听懂他的言下之意,撇了撇嘴,气鼓鼓地就地扯下他的披肩垫在底下坐了下来。
   言峰并不在意,只是愉悦地笑着,看向很远的地方。
                                  Tbc.
 
   ——————
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orz会加油把这个坑填完的!

我考完啦!!!

【广义枪弓|狂王弓】《荆棘花冠》4

Chapter.4〔破土之花〕
————————
  『汲以血肉
     现你芳华』
   “……”
   Archer看了一眼床边的那盘满满的油滋滋的烤肉,又看了一眼趴在床边像个小狗一样摇晃着尾巴的库酱,然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和那个让他身体酸痛无比没法动弹的罪魁祸首大眼瞪小眼。
  “我喂你?”首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那位围着围裙的狂王大人,虽然他此刻的装扮很好笑,但Archer一点也笑不出来。他选择闭上眼继续躺尸。
  “滚开。”这是狂王站在旁边站了一小时听到Archer说的唯一一句话。
  但狂王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径直坐在床边,手里端着那盘肉。
  “凉了。”
  Archer听到后翻了个身背对狂王,腰肢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库酱看看狂王,看看Archer,疑惑地叫了两声,然后试图朝那盘肉发起进攻。
  狂王一把抓起它把它夹在胳膊底下,库酱一边扭动一边“cu!cu!”地大叫着。狂王往它嘴里塞了块肉,“别吵,你妈要睡觉。”
  “谁是它妈!”Archer转头朝他吼道,“谁早餐要吃这么油腻的东西!”然后他换了一幅讥讽的语调,“真是辛苦狂王大人,卖力干了一个通宵后还要亲自下厨做饭,你还是歇着去吧,就当我死了。”
  “我给你抹过药了。”狂王说着俯身向他,“那你要吃什么。”
  “谢谢,不需要,先别让我看见你就好。”Archer往被子里缩了缩,狂王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他不太适应,他突然有点想看此刻狂王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这样想着,那张脸突然放大出现在眼前。狂王也钻进了被子里,面朝着他,“不行,我想看见你。”
  Archer被一记直球打得措不及防,他正想翻到那边,狂王已经揽住了他的肩膀,“别想跑,Archer.”
  这般霸道,果然还是那个狂王。
  Archer感受着对方肉体传来的冰凉温度,脑海中浮现出昨晚令人面红耳赤的激情画面。他此刻只希望自己赶紧失忆,把之前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但发生过就是发生过了,现在狂王和  他已经几乎缔结起某种坚不可摧的联系。    
   Archer曾一直以自己的血统为骄傲,现在却痛恨自己的血统来。“什么终生伴侣?开什么狗屁玩笑!”他在内心咆哮道
,“要和这不死的混蛋在这笼子里呆到不知何年何月,还不如让我去死好了!”
  冷静,Archer,现在首先要解决这件事情,这说不定是个机会。
   他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狂王,“昨晚只是仪式的一部分,我需要独自‘归乡’一趟。”
  狂王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Archer也冷静地盯着狂王血色的兽瞳。两人对视良久,“我出不去。”狂王开口,“所以你也不用去。”
  “这是规矩。”Archer皱起眉头,“你可能是不知道仪式未完成的后果。”
  “我知道。”狂王语气带着暴躁,“但与其再眼睁睁让你跑掉,不如看着你消失在我手上。”“让我消失就是你内心所愿吗?”Archer冷笑了一声,“不管你信不信,我会回来的。”
  “……”
  狂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头抵在他颈间,许久,闷闷地传来一声,“你去吧。”
  身体恢复得很快,当日光垂直透过枝叶的缝隙,在地上透出斑驳的光影时,Archer已经换好了衣服,披着来时的白斗篷,“你看上去有点像个新娘了。”狂王评价道。Archer没有接话,径直向前走。
  两人并肩走在林间小道上,两边的积雪薄薄地覆盖着枯草。Archer内心五味杂陈,众多想法交织在一起在他脑内爆炸。他有很多问题想问狂王,但似乎又开不了口,他始终弄不清这个男人的心思,尤其是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的时候。
在Archer犹豫要不要说点什么大时候, 狂王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等你回来,我会一一告诉你。”
  “不能现在说?”Archer没有发觉自己语气的迫切,“何必卖这种关子,不像是你的性格。”
   狂王咧起嘴笑了笑,“那你认为我是什么性格?”
  Archer扭过头,果然这家伙一直瞒着他,他想到昨晚的事,脸颊烧起来。
   狂王见他不再说话,也重新归于沉默。现在他只希望这条路能再长一点。
  再长的路也有终点,路边的景色渐渐由冬转春,树上的积雪被鲜嫩的绿芽替代,不时传来几声鸟雀鸣啭。
  暖阳从树间洒在两人身上,狂王站定,Archer也停下来看着他,狂王的脸藏在帽兜下的阴影里,Archer看不清他的表情。
   “走吧,不送。”声音依旧淡漠低沉,但相处了这么久,Archer早已经能从他的话里辨别出微妙的情绪。
  “狂王大人不必担心不舍。”Archer翻身上马,低头道,“照顾好库酱。”随即又想到什么笑了起来,“有什么想要我带回来的吗?”
  “你自己。”狂王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完好无损的。”
  Archer没有答话,马镫一夹,绝尘而去。冲出森林的那一刻,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事情竟这么简单就实现了。
   一时间,镇子繁华的大街,流动的人群,面包房师傅的和蔼面孔,守城士兵发亮的盔甲,圣堂教会的石质十字架,一幕幕昔日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
  他不自觉地把马镫夹得更紧,恨不得立刻奔向远处若隐若现的小镇。
   只是越走越感觉不对劲,明明是春天,四周农田却仍是荒废着,想象中农人忙碌耕作的画面被满田荒草替代。
  一路都很安静,甚至连鸟鸣都很少。Archer心头浮起不好的感觉,他攥紧马绳,绷紧了肌肉,快马加鞭向镇子奔去。
  在他离开的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着Archer不禁有些后悔,那些平静的日子消磨得他都忘了自己危险的身份。
   一直埋头狂奔的马突然嘶鸣一声,扬起蹄子,Archer定睛一看,竟是一具焦黑的尸体!
  他皱紧眉头,一把弓出现在手上。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对上什么对手,但无疑他绝不能手软。
   突然一阵马蹄声和盔甲摩擦的铿锵声传入Archer耳中。来者人数众多,武器防具精良,而且训练有素,或许是一小支军队。Archer迅速下了判断,扭转马头躲入旁边的树丛中。
  他找个隐秘的地方系好马,并在它耳边低言几句,本来焦躁地喷气踱步的嘛顿时安静下来。用头蹭了蹭他,蜷起身子蹲伏在草丛里。
  “好孩子。”Archer摸摸它,飞身上树,一手握着弓柄,一手把着弓弦,弦上一只箭整式待发。他盯着远处,精灵的势力极好,而他的血统又是其中上等,远处敌人被看得一清二楚。
   一堆黑甲士兵举着矛和盾整齐而迅速地行着兵,为首的是个紫发的女人,带着黑色面罩,拿一柄红枪,竟有几分眼熟。Archer搜索了一下记忆,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
   军队越走越近,Archer的心越提越高。突然他听到底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不大却清脆:“Archer?!!”
  他低头一看,不禁又惊又喜,“凛!”Archer跳下树将她拉到一旁,“镇子里发生了什么事?”
  远坂凛咬着下嘴唇,脸色很难看:“前几天突然一队军队闯进来,喊着要交出藏在这里的精灵,挨家挨户搜,镇长领人反抗,被屠了镇子。”她咬咬牙,“那个外道神父把我塞到教会地下室,才免过一劫。”“言峰绮礼?他在哪?”
  远坂凛脸一黑,“跑了,怕是逃命去了吧。”
   Archer面色凝重,他必须找到言峰绮礼,要不就算他不被抓去,也活不了多久。
  他解开马的绳子递给远坂凛,“你骑着它先走,敌人马上要来了。”“我知道!”远坂凛不屈不挠地看着他,“那你呢Archer,又想扔下你表妹自己跑路!上次一跑两年,这次你又想跑哪去?!”凛吼着吼着眼眶都红了。
   Archer揉揉眉心,要是老爹还在就好了,当年老爹带着他们两东躲西藏到了这里,在这里设有隐秘的魔术工坊,如果他带着凛还能去那躲躲,现在一片混乱,那神父不知道又跑哪去了,凛是人类和精灵的混血,战斗力打打普通人还行,和军队打肯定要吃亏。
  Archer正苦恼,突然一双红色的眼睛付现在脑海中,他计上心头。
  “听我说,凛,你骑着马往冬木跑,狂王会保护你。”远坂凛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Archer直接抱上马一拍马屁股,人便和马一同飞驰起来。
  Archer眯了眯眼睛,重新摆好姿势,等待一场结局未知的厮杀。
 
                                                 tbc.

——
我回来填坑啦hhhhhh
 

我回来啦!!之前这边因为抑郁症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失联了,现在回来填坑hhhhhh

之前给壮壮画的凯尔特百合组,假装自己画了情人节贺图orz这对超好嗑!呜呜呜呜可爱的女孩子和帅气的女孩子超棒!